社区服务
协会公告
当前位置: >> 社区服务 >> 社区发展 >> 社区发展
社会工作想象力与中国社会工作的转型
发布时间:2014-12-03  发布机构:

社会工作想象力是一种重新看待社会工作助人过程的批判性视角,它主张将个人问题放在历史和结构的框架下进行理解,以便更有效地实施助人服务。当前,过于追求“科学的使命”,使得中国社会工作普遍缺乏想象力,并制约着社会工作的转型。为此,应从整合发展观念、促进制度变革、开展能力建设等方面培养社会工作想象力,推动社会工作转型。


【作者简介】陈立周,湖南商学院社会工作系讲师、博士 (湖南 长沙,410205)。


【内容提要】社会工作想象力是一种重新看待社会工作助人过程的批判性视角,它主张将个人问题放在历史和结构的框架下进行理解,以便更有效地实施助人服务。当前,过于追求“科学的使命”,使得中国社会工作普遍缺乏想象力,并制约着社会工作的转型。为此,应从整合发展观念、促进制度变革、开展能力建设等方面培养社会工作想象力,推动社会工作转型。


【关 键 词】社会工作想象力;社会转型;能力建设


21世纪后,中国进入“大转型时代”,①有关中国社会工作转型的讨论再度兴起。②由于社会工作是一门具有“强价值介入”③特征的专业,我们认为,当前社会工作转型的关键,是要培养一种能洞穿时代特殊性的“专业眼光”,以有效应对转型期复杂多元的社会问题。受美国社会学家米尔斯的“社会学想象力”思想的启发,我们将这种“专业眼光”称之为“社会工作的想象力”。


 一、社会工作想象力的涵义


20世纪50年代,针对西方过度工业化和城市化给普通人的日常生活带来的困扰,美国社会学家米尔斯提出,社会学研究者应该具备一种“心智品质”,以帮助人们认清困扰的根源,重拾生活的信心。米尔斯将这种心智品质称之为“社会学的想象力”。在米尔斯看来,社会学的想象力是一种看待社会问题的“视角转换”的能力,其本质是将个人问题放在整体社会环境和历史进程中进行理解,在私人困扰与公众议题、个人问题与社会结构之间进行顺利的切换,以使人们能够“看清更广阔的历史舞台,能看到在杂乱无章的日常经历中,个人常常是怎样错误地认识自己的社会地位的。”④米尔斯认为,要具备社会学的想象力,研究者应该将个人放在社会关系网络之中,致力于探究造成人们焦虑和冷漠的结构要素,以及个人生活历程、历史和它们在社会结构中交织的问题,“为正确的表述问题和找出可能的解决方法,我们必须考虑社会的经济和政治制度,而不是零星散布的个人处境和品行”。⑤基于社会学的想象力,米尔斯对第二次世界大战以来充斥于社会科学界的各种宏大理论、抽象经验主义及实用主义等社会科学研究范式进行了毫不留情的批判。因为,受制于这些研究范式,很多学者对关乎公民切身利益的公共议题置之不理,对人类的多样性视而不见,对理性和自由等无比珍贵的价值漠不关心。所以,米尔斯认为,社会学的想象力,应该具有像牛顿物理学或生物学达尔文主义那样同等地位的“学术共同尺度”,它是所有社会科学研究者都应该具备的心智品质。


米尔斯的“社会学想象力”具有非常强大的透视时代的能力,其批判精神延续至今。英国著名学者鲍曼用“社会学思维”进一步拓展了社会学想象力的视域,认为,社会学的独特之处,就在于将人的行动视作更广泛的一些型构(figurations)的要素,社会学家的任务,就是探究“对于人类行动者,对于我们要结成的关系,以及我们所从属的那些社会,这种依赖状况会产生什么后果”。⑥鲍曼将研究者的这种追求,称之为“社会学思维”,这种思维要求研究者关注的核心问题是:社会关系的各种类型,我们所居处的社会的各种类型,与我们如何看待彼此和自身,我们拥有怎样的知识、行动及其后果,有着怎样的关联。⑦美国社会学家布洛维则倡导“公共社会学”,坚持社会学不仅是一门科学,还是一种道德和政治的力量,“若没有政治,科学就是盲目的,若没有干预,批判就是空洞的”,⑧社会学家必须在社会归于完全消逝之前直接参与社会,与研究对象展开有效“对话”,在社会情景内进行积极干预和分析,通过展示各种社会力量的决定因素之间的关系,来揭示地方性的过程。这样才能有效遏制“第三波市场化”给人类社会带来的毁灭性破坏。显然,承续社会学想象力的理论旨趣,社会学思维及公共社会学都极力反对置身事外的学术研究,而是主张将人的问题放在历史和结构中进行分析和理解,对困扰人们生活的种种限制进行积极干预。这种思维对于以人为服务对象的社会工作来说,其重要性显而易见。社会工作需要的正是这样一种心智品质。


首先,社会工作是一种“面对人”和“为了人”的专业,其基本理念是“助人自助”。发挥社会工作想象力有助于强化人们对案主特殊性的认识,“若是把人看做是一个孤立的生物体,看做反射作用的集合体,看做‘很容易理解的领域’或自在自为的系统,就不可能完整地理解‘人’。因为人究其根本是社会和历史中的行动者,必须通过他与社会、历史结构间的密切的、错综复杂的联系来理解他。”⑨如果缺乏这种对人作为“关系的存在”的认识,社会工作其实很难在助人服务中达成助人自助的目标。其次,社会工作的助人过程本质上是一种道德的实践和政治的实践,⑩如果在助人过程中缺乏历史视角和社会结构分析,现实的问题很容易被遮蔽而无法察觉,对于案主的个人状况也只会简单地进行个人归因,所采用的方法自然倾向于临床式的个案治疗,采用一对一的服务方式,结果使助人服务“要么将三大方法奉为法宝,要么只注重工作者能够像医生那样对‘案主’的问题药到病除,很少思考‘案主’为什么会生‘病’,是什么社会原因造成他/她的个人困扰”。(11)最后,就社会工作的助人特征而言,专业价值观远较专业知识、理论及技巧重要,然而,由于社会工作长期存在的技术化倾向,专业价值在实务中很容易被忽视,方法却被刻意地强调。正如一位社工实习督导所言:“社会工作是面对生命的工作,如果我们的生命没有被触动、没有进入生命的交流、没有情感的投入,我们又如何感悟到社会工作的价值观呢?又如何体验到我们所谈的理论的真实呢?”(12)毫无疑问,在实务中忽视专业价值观,社工与案主只可能维持一种浅层的专业关系,助人的效果也只会是表面的,这种缺陷正需要通过培养社会工作想象力来纠正和弥补。


总之,社会工作想象力是一种重新理解社工助人过程的理论视角,一种批判性的分析和处理问题的学术思维;将“社会学的想象力”引入社会工作的研究和实践,并视之为“学术共同尺度”,就是“社会工作想象力”。社会工作研究和实践需要具备社会工作想象力,是由社会工作作为一种道德实践和政治实践的本质所决定的。在社会工作实务中,发挥社会工作想象力有助于我们不简单地将案主的问题进行个人归因,而是将其放在历史脉络和社会结构之中进行综合考察,并通过“强价值介入”,实现助人自助的目标。只有这样,才能真正推动社会进步,实现公平正义的社会理想。


友情链接